当前位置:首页>专题专栏 > 安全生产

燃气安全管理,这些思路做法值得借鉴!

来源: 中国应急管理 日期: 2022-05-09

2021年12月31日,比利时Turnhout的一座公寓大楼发生疑似天然气爆炸,部分倒塌。据悉,在发生倒塌时,公寓大楼里有10人。截至目前,死亡的人数已上升至4人。另外有2人受伤。


2021年12月18日,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卡拉奇市一栋建筑物发生爆炸,造成至少10人死亡、12人受伤。警方声明说,爆炸由燃气泄漏引发。


2021年12月11日,意大利西西里岛小城拉瓦努萨发生天然气管道爆炸,造成包括一栋四层公寓楼在内的多栋建筑坍塌,至少1人死亡、多人失联。


2021年11月29日,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一处企业宿舍发生燃气爆炸导致火灾,18名工人受伤。



仅仅是2021年11月和12月,国际上就有多个国家发生燃气事故。


燃气事故在世界各国处于何种状况,各国采取了哪些措施进行应对,这些措施对我国有哪些启示,笔者对此进行了初步调查,以供交流探讨。

国外燃气领域安全管理初探

完善安全管理法律体系

改变风险管控思路

■史宏林



燃气事故在城市时有发生

众所周知,天然气拥有较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和较高的燃烧热值,广泛应用于工商业、民用等领域,而且天然气基础设施的可扩展性较好,因此其在城市地区拥有独特的优势。预计到2040年,超过40%的天然气增长都将来自于城市。与此同时,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国际上哪怕是发达国家因天然气导致的爆炸事故也时有发生。


2018年发生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森普雷里市市郊的一起天然气爆炸事故,造成1名消防员死亡,10余人受伤。目击者称,由于爆炸威力巨大,发生天然气泄漏的大楼被炸塌,周边多个商铺被掀翻,汽车起火,现场画面惨不忍睹。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一家承建商在施工时破坏了当地一条天然气的主管道,导致大量天然气泄漏。


2018年发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三个社区——劳伦斯、安杜佛和北安杜佛的天然气管道爆炸,导致60起至100起火灾,约70幢房屋被毁。爆炸造成1死25伤,超过18000户民宅和商家停电。事故原因是燃气公司的总管道“增压过度”导致燃气管道压力过高。


2019年发生在加拿大马尼托巴省首府温尼伯一家酒店的煤气泄漏事故,在当地消防急救部门的紧急疏散下,最终46人就医,其中5人情况不稳定,15人属于一氧化碳中毒中的危急情况。


2019年发生在奥地利维也纳的一起燃气泄漏爆炸事故,导致2栋公寓发生多层局部坍塌,造成4人重伤,另有几人受轻伤。


2019年发生在法国巴黎市中心九区的燃气爆炸事故,造成4人死亡、54人受伤。事故原因是一家面包房因燃气泄漏发生火灾,继而发生爆炸。


2019年发生在美国东部马里兰州霍华德县一家商场的燃气爆炸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据了解,当地时间2019年8月25日7时左右,当地消防部门接到报案称,一家商场停车场内发生燃气泄漏,消防人员随即抵达现场,并对附近区域的人员进行疏散。 随后在8时左右,这座商场发生爆炸,造成商场内建筑物部分坍塌。

一些事故为何没有出现严重伤亡


以上这些事故有的发生在商场,有的发生在居民区,有的发生在人员聚集的酒店,但是很多事故基本上没有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并未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原因主要在哪儿?笔者分析有以下几个原因: 


安全管理法律体系较为完善,一些应急设施配置已写入法律条文。例如,美国早在1970年就将安装火灾感知报警器写入法律条文,日本于2006年在对《消防法》进行修订时明确所有房屋必须配置火灾感知报警器和灭火设备,未安装的旧住宅必须在2011年5月前完成安装。


安全管理体系已经形成,涉及危险化学品的管道、装置从设计、施工、调试、运行、维护、报废整个生命周期都有严格标准,风险辨识、隐患排查、应急疏散知识已经普及。


国民安全意识显著增强,尤其是事故应急的意识已深入普通民众家庭,一些发达国家的社区居民除老人、小孩外,都是兼职消防员,并且会定期组织日常的安全知识学习,提升应急处置能力。


涉及危险化学品行业的预防性维修、预知性维修已全面实施,所有压力容器、压力管道、安全设施的定期检测、维护,均能够严格执行,日常投入较大。例如,法国巴黎每年花费在燃气管道监管方面的资金高达5000万欧元,每年更换的燃气管道长达40公里。餐饮行业、居民生活区等使用燃气的区域,均安装了可燃气体报警装置,并由燃气服务单位定期检测、维护。

可以从中获得的启示


归纳总结这些事故的经验教训,笔者发现在法规完善、技术投入、违法成本、风险管控思路等方面都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法律法规的完善与执行有待加强。我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和新修改的《安全生产法》将“事前入刑”纳入其中,但是当前还有不少企业及其负责人、从业人员没有意识到。而在国际上,“事前入刑”已不是新鲜事物,所以我们一定要加强执法和普法,确保法律发挥应有的效力。


全员安全素养需要继续提升。分析国外燃气行业事故,笔者发现亡人数量较低的事故,一般都有及时报警。


技术研发依然需要加强。当前,预防事故越来越依靠科技手段。 例如,很多燃气泄漏方面的探测手段、检测设备需要加快研发、投入、运用。目前,发展中国家每年投入大量资金用于远程输气、市政供应和液化天然气基础建设,但对于发达国家,为了保障安全、提升效率,在数字燃气的基础上已经开始向智慧燃气迈进,通过采用新技术及新的管理理念,相关企业提高综合运营水平、扩展燃气经营范围、强化运营本质安全、提升客户满意度、增加经济效益,从而实现燃气行业在客户服务、管网管理、工程施工、应急抢险、领导决策等领域工作的智能化。


通过加大企业违法成本,尤其是过程管控的违法成本,倒逼企业增加安全投入。1984年12月发生在印度的博帕尔毒气泄漏事故,后经法院调查,判定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向印度政府支付4.7亿美元的赔偿金,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也因此在1999年被陶氏化学收购。联合碳化物公司在博帕尔毒气泄漏事故后消失。


风险管控思路要真正改变。欧美风险管控方面的法规建设启动较早,早已实现体系管理。欧洲现行的安全法规《塞维索指令Ⅲ》,起源是1982年的《防止化学事故的塞维索指令(82/501/EEC)》,后来经过不断完善,分别于1996年和2012年通过了塞维索二号指令和塞维索三号指令。一些国家在近年来在标准化推进、过程安全管理、HSE体系等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但也仅限于在部分领域开展,很大一部分企业没有真正建立管理体系思维,即使开展了一些工作,“两张皮”的问题还是非常严重,所以还是需要持续提高。

 (作者单位:中国化学品安全协会)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